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两个发骚小妞把我强奸了
两个发骚小妞把我强奸了

虽说这是几年前的事了,但因事态的发展非常具有戏剧性,所以我记忆犹心……

那年夏天晚上和朋友去歌舞厅(不是现在的KTV ),我认识了一位服务员--芳小姐。她是那种挺漂亮的那种女孩,双眼皮大眼睛,小鼻小口,短发个子不高,但身材很好,我们彼此留下了电话,尽管她不是「鸡」,但我从她的眼神中知道这个小妞很快将会被我「办掉」。

果然,两天後我就接到了她的电话,她说她休息并希望我请她吃饭,就这样我们当晚就上床了。她告诉我她23岁,是安徽来京打工的,在老家的男友分手了,希望我可以做她的朋友并照顾她,我可没有这种兴趣!本以为事情发展到这儿就可以划上句号了,可万万没有想到~~~~~~~~大概过了半个月的一天晚上。当时下着特大的雨,已经夜里十一点多了,我独自在家看着影碟,困意正浓,手机响了,是芳!她告诉我她和一个朋友逛街,没想到会下这麽大的雨,希望可以来我处寄宿一晚,问我方便吗?

那还用说,如此美味多吃几遍也无妨呀。结果我迎进门的是两个人,芳告诉我同来的是她在北京最要好的姐们。此女北京人,22岁,很高,有1.70米,相貌一般,属於那种比较骨感的人,可能是从事服务行业的原因吧,服饰很潮流,但此时都成了「落汤鸡」。她们倒是不客气,就像到了自己家,洗了澡并双双换了我的文化衫和短裤,这倒是让我有些不自然了,心想:这可怎麽个睡法呀?本以为只有芳一个人,而且我是一居室,只有一张床,该不会让我以一对二吧?我转念一想觉得不太可能!还是静观其变,看看她们的意思吧。

聊天,看影碟,时间过得真快,一转眼淩晨两点了,芳说困了要睡觉,我让她安排如何睡法,结果我睡到了床的外侧,她在中间,她的朋友在最里面。熄灯後,她俩在床上是又打又闹,这样也好,省得尴尬。一会芳就要求我和她换位置,说受不了了,想睡觉。我就睡到了她俩的中间,她们居然隔着我还打闹,我们的身体相互地接触着,令我的下面也有了反映。终於归於平静了,芳搂住我并偎我的怀中,我们亲吻着,我的心里很是别扭:我是乾柴她是烈火,但旁边还有一个人该如何燃烧呀?真是不知所措。此刻的芳情慾高涨,不停地挑逗着我,她将我的睡衣解开,用小嘴亲我的小乳头,真是好不舒服,我感觉自己的喘息声都粗了,手也怅自禁地摸向了芳的屁股。

我翻过身开始挑逗她,一手揉着她的乳房,一嘴含住另一个乳头,这对乳房大小适中,很饱满很结实,一摸就知道她的年轻。

就在这时,没想到的事情发生了:她的朋友的手摸到了我的背上,并滑向我的屁股,她竟然背着芳偷偷地摸我,我真是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我没有做出任何反映,她的朋友的手从我後面握住了我的睾丸并将身体紧紧贴在了我的背上,我心狂跳!真是前有狼後有虎!万一芳知道了她的朋友这样对我,要是生气了今晚岂不是鸡飞蛋打了,我是又紧张又刺激,阴茎又一次膨胀到了极限……

芳开始拉我的阴茎了,我知道她已经渴望得不能把持了,我才翻身上去,采用了传统的「中国大扒式」,手握阴茎对准了蜜穴用力地孳进去,芳使劲地搂住我开始淫叫,我的阴茎也是时尔深入时尔浅出,当将整根阴茎插进去时能明显感觉到芳那大而挺的阴蒂抵住我的阴毛位置,可能也就有四五分钟的光景,芳高潮了,一股股阴精射到我的龟头上,很热很热的,伴随着芳的浪叫声,我疯狂到冲刺着,每一次的深入都能触及她的子宫口,那种感觉就像是阴道的尽头有一块脆骨一般,一碰到它,它还会移动……

芳还在淫叫着,而且带出了哭腔,这更加刺激我了,我也顾不了那麽多了,藉着漆黑的夜,一边操着芳,一边把手伸到了她朋友的上衣里,揉摸着另一个身体上的乳房,扁扁的,软软的,乳头挺立,手感美妙得很!芳似乎并没有留意我的举动,我更加胆大了,更确切地说是我那蓄势待发精液的怂恿下,我的一只手垫在芳的屁股下,摸着她早已被淫水灌溉的後花园,而另一只手伸进了她朋友的阴部,摸着另一个淫水泛滥的嫩穴,那种刺激用语言是无法形容的。

我实在是憋不住了,狠狠地将浓稠的精液灌入了芳的蜜穴深处,同时我放在芳臀下的手指也蘸着她的淫液寓了她的屁眼里;而另一只手的手指也插如了她朋友的淫穴中,阴茎与双手同时寓了不同的肉眼中,做着同样的活塞运动,当时真是希望男人多长两根阴茎就好了!我在芳屁眼里的手指可以清楚的感觉到自己阴茎的运动,非常刺激的,而插在另一个肉穴中的手指体验着另一种湿滑与温度还有渴望!我就是这样射精的,而且射得很多,在过滤掉两个妞的叫床声外,我也听到了自己叫声。

那一整天我都在想:是不是自己做得太过分了?可能在芳的心里我是她的男朋友,而事已至此,一边是友情,一边是爱情芳该如何取舍呢???半个月後,我去东四商业街买鞋子,就这麽巧!我无意中看到了芳和那晚的朋友在手挽手的逛街。我终於明白了!--这世上最毒莫过妇人心,原来这两个妞那晚把我给玩了!

我拿起手机打通了歌厅前台的电话。

「请问小月在吗?」

「请稍等。」电话里传出前台小姐甜美的声音,半分钟後,「喂?你好。」

我内心暗喜,找到她了。

「我是芳的朋友XX,你还记得吧?自从上次後我一直很想你,今晚可不可以赏脸去吃宵夜?」

「你在哪里?我马上就要下班了。」

「我在你单位的门口,路左手边有一辆宝石蓝色的XX车,记住你一个人来,我不想见到芳。」

「那好吧,等我半小时。」话音刚落,她就挂了线。

我和阿杰会意地一笑,进一步完善着我们的计划:第一步;一会我先带小月回我的住处。第二步;就是在一小时後阿杰用我给他的房门钥匙打开我的房门并冲进房间(而此刻会有对小月的几种假设:可能当时会把她吓傻了,半推半就被我们轮了;也可能她正在性头上,很高兴接受了我们两个,她不是骚吗!但这种可能性不大;更可能她气急败坏,大喊大叫,穿上衣服想走,要是这样的话,我和阿杰说好就强行轮奸她,并用袜子堵住她的嘴,哈哈,省得她在深夜鬼哭狼嚎),这第三步;就是阿杰脱了衣服参战。

可能等了35分钟的样子,她快步向我的车走来,好像是怕被芳看到似的,鬼鬼祟祟的。阿杰罚看就知道她是个骚货。她坐到了车的副驾驶座上,并带进来很好闻的女人香水味道。我指着後座的阿杰,道:「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哥们--阿杰。」又对阿杰说:「这是我新认识的美女小月。」小月的表情有些不自然,但还是和阿杰互问了「你好」--这就叫以欺人之道,还至欺人之身。上次芳和她也是这样对我的!

我们一起去吃了宵夜,饭桌上拉近了我们三人之间的距离,小月也开始话多起来。趁着小月去洗手间的工夫,阿杰靠近我,望着小月的背影,说:「这小妞不错,诲上漂亮但也不难看,身材很好,屁股挺翘的,从後面干一定过瘾。」

我也贪婪的笑了笑,不禁幻想起一会我们二对一的情景来。「一会你去哪躲躲?」

我问阿杰,阿杰道:「当然是回家洗个澡,然後再一起和你打个` 卫生泡`了。」

呵呵……饭後我和小月把阿杰送回了家(离我住处也就是两里的距离,很近),就返回我家,时逢夏末,屋内很热,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卧室空调打开,小月当然知道一会我和她会发生什麽,很主动要求先去洗澡,我则脱下衣服躺在床上吸烟,脑海中不停地盘算着我和阿杰的计划。想着想着不由的有些紧张起来,毕竟我从来没有干过这种事呀!

看了看表,已经和阿杰分手快30分钟了,还有半小时阿杰就快来了,为了抓紧时间让小月进入状态,我光着身子、翘着老二,走进了浴室。这不是我和女人第一次共浴了,我想她也不是,看到我进来她仍表现的很自然,,并没有什麽异常。

由於上次我和小月、芳作爱时没有开灯,这是第一次看到她的身体,鞅里话很美!

她的皮肤很白,没有任何瑕疵,两个乳房长得女人味实足,乳房的直径很大但不高耸,乳头一个大一个小,大得像是个青枣,小得那个像铅笔上的橡皮头,很有趣!可能是她在发育期时经常被男友只亲一个的缘故吧,她乳房的形状略有下垂,侧面看上去有很迷人的曲线,尤其是沐浴时体位的改变,她的乳房波动如绸缎。

小月的腰很细,突显着女人胯的诱惑,阴毛被白白的皮肤衬托得很黑,而且很茂盛,可以用身材性感来形容她了(但我不喜欢阴毛多的女人,我喜欢那种毛少的,很有型的那种)。总之,她沐浴的样子就像是一幅很美的画。我上前抱住她的腰、我们接着吻、淋着水,我的阴茎与她的阴部摩擦着,她帮我打着浴液。

我将蘸着浴液的手揉摸在她的乳房上,这种感觉简直可以用「绝了」一词来形容,冲动一次又一次攻击着我的下体。

我光着身子抱着赤身裸体的小月来到床上,迫不及待地要求她为我口交。

「人家不会嘛。」她嗲声嗲气的撒着娇,看到她淫贱的表情,我心想:「一会让你尝尝两个鸡吧轮番轰炸你的滋味,一定够你受的。」她手握住我早已坚挺的肉棍,起身将嘴贴了过去,试探性地轻轻将我的龟头含在了口中,一股热流瞬间从我的阴茎上传到了全身。

「你的这个又粗又大,我都有些怕了!」她挑衅着我,「我的嘴小,含不进去哟。」

「别废话了,赶紧的,我很需要」我有些不耐烦了,将她的嘴向我的阴茎按下去。谁说她不会呀,而且嘴上的工夫相当了得,我感到她的两片嘴唇用力地包裹住我的肉棒,迅速地上下吞吐,还时而用力地吸允,有时竟然可以将我那15工分的肉棒齐根没入口中。此时我胸中的慾火也被她精湛的「口活」挑逗得越烧越旺,要知道姑娘的嘴和阴道是两种不同的感觉,她跪着给我口交的姿势实在是很诱惑:屁股翘得高高的,腰很顺畅地塌陷下去。我抚摸着她的屁股,并将手挪到她的臀沟之间,触摸到她的小屁眼,她迅速地做出了反映,紧紧地夹了一下,「一会把你的屁眼也给开了苞,双管齐下,让你爽到家!」我心里得意地想着。

小月的阴沟里已是湿成一片了,尽管上次操过她,但还是压抑不住内心的激动。当我的手指探到她的洞口时,小月那含住我阴茎的嘴里发出「哼」的一声,我的手指滑到她的阴蒂上,开始温柔地揉弄,刺激得小月都不能为我专心服务了,开始大口大口的喘起气来。「别在摸那里了,我的里面空空的,痒痒的,快插进来吧,我受不了了!」小月开始乞求我了,并使劲地握住我的肉棒快速地上下套弄。

「好的,我来了,今晚一定让你爽得今生难忘!」小月她哪里知道我的好友阿杰马上就要到了。

我采用了後进式,小月跪在我的面前,我手握肉棍蘸着她流出的淫液上下地在她阴沟里蹭,弄得小月渴望极了,屁股直向後坐,希望我马上就用粗大的阴茎干她,低头看她的阴道口已经完全的张开了,形成了一个小洞,真是太诱人了,我端起钢枪直入洞中,这洞里已是滑得出奇,湿热出奇了。

「啊~~~~~ 啊~~~~~~」随着我的挺进,小月忘我的叫起来,并用力将屁股往後撞,这样一来可以使我的鸡吧插得更深些,她可真是够骚的!坦白讲,我很喜欢和这样的女人作爱,很出火的!所谓:女人在厨房如主妇;在卧室如荡妇嘛。

凭我的经验,我知道只要再疯狂地干上几下,就可以将她推向高潮,但我不想,我希望我可以把她的胃口吊起来,等到阿杰来了一起享受;我依然控制着抽插的速度,好留下更多的「子弹」等阿杰来了一起发射……

「快点~~~~用力些~~~ 使劲呀~~~~~ 使劲插我~~~~我好难受~~~ 」她不停地用语言挑逗着我,真是刺激极了。我马上就有了感觉,那种想痛痛快快射精的感觉,这样下去怎成?!我猛然将温度过高的阴茎从她的淫穴中拔出来,我们换个姿势。我知道自己的弱点就是这种姿势不能把持过长的时间,可能是视觉上过度刺激的原因吧。我扒在小月身上,肉棍又一次开始在她的体内抽送起来,我与她的结合部位已经湿成一大片了,低头看见我的阴毛就像是打了摩丝般湿亮一片,随着我阴茎的抽送还伴有「噗滋,噗滋」的声音……这时,我听到了防盗门轻微的声响,我知道阿杰来了。我突然感到很紧张,心莫名地狂跳,很难想像阿杰该如何应付这即将到来的场面呢?

小月很投入,并没有听到异响,我仍然扒在她身上操着她,但兴奋的感觉少了很多,坚硬的阴茎也开始疲软,我满脑子都是即将发生一幕的假设……

可能过了约两分钟,卧室的门被慢慢地推开了,我看到阿杰像个幽灵般的站在门前,眼睛死死地看着我与小月在作爱(後来他告诉我,当时推门那一刻他也很紧张,最怕的就是小月大叫起来,都不知道该说些什麽好了,因为他也是第一次看「真人打泡」),小月忽然发现门口站着一个人,浑身上下猛地痉挛了一下,惊讶地冲着我说:「有人来了!」她的一只手紧紧搂住我,而另一只手下意识地拽住放在旁边的毛巾被。

小月的脸色很难看,诲上是什麽颜色,我想我的脸色也一样吧!她没有再说话,可能也是头一次遇到这种场面,只是想找东西遮盖自己的身体,我故作镇定,侧过头去问阿杰:「你这麽晚来我这做什麽?」我心狂跳,说话的声音有些颤抖。

「我~~我回家後睡不着,想找你~~~ 聊聊天,没想到这里有人~~~~」阿杰的话说得结结巴巴。

说实话,我当时不知道该如何进行下去,只是想尽快远离这份尴尬。

「哦,没关系,你们刚才不是见过面了吗!既然你来了,就一块玩会吧,我去抽根烟。」说罢,我下床走出了卧室,关上了门,留下了阿杰与床上赤身裸体的小月。当时,我最怕的就是小月会歇斯底里的大叫,夜深人静的,多可怕呀!

这样的结果出乎了我的预料。我在客厅点燃了一支香烟,胯间垂着蔫头搭脑的老二,躲在门前悄悄地听着卧室内的动静,可能当时沈静了一分钟的时间,我就听到阿杰在脱裤子皮带所发出的声音。

「你觉得这样做合适吗?」小月好像在气呼呼的问阿杰。

「没有什麽不合适的,我们俩是兄弟,是有福同享的好兄弟。」阿杰理直气壮的回答道。

「我知道了,你们俩个是串通好了!」此时的小月已是胸有成竹了。

阿杰没有做声,他已经采取了另一种方式给她答噶耍?

「不要~~不要这样~~」小月的声音不大,显得有些害怕,但两三分钟後,小月的乞求声已经变成了「恩~~~ 啊~~~ 」呻吟声,不清构月此时是痛苦还是快乐,但我知道阿杰的鸡吧已经淹没在小月的骚穴中……

「啊~~~ 不要啦~~~ 」

「求你~~~ 停下来~~~ 恩~~~ 」小月继续的叫着,躲在门外的我早已是一柱擎天了,我知道时机成熟了。我推开门进入了卧室,只见阿杰扒在小月身上,将小月的双腿抬起,狠狠地干着她,从他们的腿缝间可以清楚地看到阿杰的阴茎在小月的体内抽动着,可能是小月从阴道内留出过多淫水的缘故,就连阿杰阴茎明亮亮的反光都看得一清二楚。眼前的场面让我心里不是滋味,并没有看A 片时的冲动,是快乐?是兴奋?还是……此刻我的阴茎是硬硬的,但心里有点酸酸的。

我坐到床边上,低头看着小月,她并没有吭声,把手臂搭在了眉宇之间,挡住了自己的视线,可能她现在比我和阿杰都尴尬。

「来,让我们俩一起伺候伺候你,我们共同度过这难忘的夜吧。」我面向着小月自言自语的说着。我俯身下去,含住了她的乳头,是大的那颗,另一只手去把弄她的另一个小乳头。我巧妙地吸允着,阿杰有节奏的抽送着在她体内的阴茎,这种双重的刺激,我想没有几个女人会继续矜持,小月的呻吟逐渐开始响起了:

「啊~~恩~~~~噢~~噢」

我感到阿杰的脸红扑扑的,目光徘徊在自己的阴茎与小月的阴扣间,时而呈现出「痛苦」的表情,我想她是被小月嘬的快忍不住了,果然,阿杰的手伸过来开始揉摸小月的阴蒂,我的阴毛一下一下的撞击着他的手,小月经过阿杰对她阴蒂的刺激也怅自禁地叫喊起来:「啊~~~~好舒服~~~~快一点~~~ 用力些~~~~噢~~噢~~」

在这种言语的挑逗下,阿杰先崩溃了,啊、啊地喘着粗气,将一股股精液射进了小月的嘴里,弄的小月满脸都是,但小月还是痴迷地享受着淫穴带给她的快感,我加快了肉棍入穴的速度,而且每一下都又狠又准,下下直击把芯……

「啊~~不行了~~~ 啊~~~ 啊~~~~」小月也高潮了,淫穴中分泌了大量的淫液,顺着淫穴口流到了大腿上,很绸,是乳白色的。她有气无力的喘息着,大腿也往下开始坠落,很沈,我也没有力气再举着它了,我小歇片刻,改回了传统的姿势,用依然坚挺的肉棍继续干着她。要在平时可能我已经射精了,但今天或许是有另一个男人在场的原因吧,我没有那种要射的感觉。小月的手依然还在把弄着阿杰那已经缩小的阴茎,似乎这样的享受还不够!我觉得我和小月的身上全是汗水,有我的还有她自己的,我真的有些累了,放慢了阴茎的动作,我对阿杰说:「赶紧呀,兄弟!」他当然明白我的意思了。低下头对着小月说:「美女,继续给我` 口活 `,等我弟弟硬起来好好爽爽你的小穴。」小月已没有了刚开始时的腼腆,马上就又将阿杰的阴茎含入了口中。

片刻间,阿杰的阴茎就恢复了刚才的雄风,我和阿杰又换了位置。这回阿杰躺下,让小月背朝他坐在了他的阴茎上,小月双手撑着阿杰的大腿,缓慢地上下运动着,阿杰的手蹂躏着小月的屁股,而我则站到了小月的面前,将又粗又硬的鸡吧送到了小月的嘴里,她可真是来着不惧,疯狂的用嘴吸允起来,身体还上下波动着,来迎合着阿杰的阴茎的进出,我将双手放在她的乳房上,捏着她那两粒大小不均的乳头,此时我看到小月的嘴边还挂有阿杰精液的痕迹,真是滑稽。

就这样我们的三人游戏在默默地进行着,5 分钟过去了,我闭目体会着小月从嘴中带给我的快感,再睁眼看着他们的交合,小月脸上浮惭陶醉,那一幕情景至今另我记忆忧心。我的鸡吧渐渐被小月亲吻得有了想射的感觉,但我不想这样就射掉……我将小月推倒在阿杰的身上,并俯身下去将肉棍也送到了她的穴口,「她不是骚嘛!我要学着欧美A 片给她来个双管齐下,但我没有兴趣操她的小屁眼,看看她淫穴是否可以容纳我们两根鸡吧!」我在心里暗暗地想。

「你要干什麽?」小月察觉到我的动机。

「我们玩个新花样,一定你会喜欢的!」我笑着说道。

「不行,不行,会出人命的那样!」她有些急了。

完(後来才知道阿杰在我头射精之前已经射了,说是被我磨的,呵呵。阿杰还说希望以後还有这样的机会可以共上一女,我对他诲会了。因为阿杰这小子经常花钱玩妞,我从不嫖猖,真的怕有天得了性病,那就麻烦大了!再说我打泡没有带套子的习惯,还是规矩点的好,就在我今天写稿的此刻,我仍然是个很健康,各项功能健全的「超级强人」。我想这件事能发展的这个地步,完全是酒精的作用,想一想不妨有些後怕,万一小月要是隔天到公安局告我们个强奸,那不是吃不了兜着走呀!)

清晨我独自送小月回她的歌舞厅集体宿舍。在路上她对我说她再也不想见到我了,说我太过份了。我问她昨晚感觉爽不爽?她到肇真心话!她说这是她第一次感受到这种前所未有的、如此淋漓尽致的高潮,但以後不想再要了,因为她还要嫁人。

後来小月和芳都分别联系过我,尽管她们俩在床上都给我的印象非常棒,但我没有再见她们,所谓:贪多必失!这是我做人的原则,只要不是真真正正的交女朋友,上床绝不会超过三次。